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 世界史 > 为什么我们不能忘记南京大屠杀,不灭的历史

为什么我们不能忘记南京大屠杀,不灭的历史

发布时间:2019-09-13 01:04编辑:世界史浏览(102)

    第二节 不灭的历史——南京大屠杀

    1937年8月,淞沪抗战爆发,蒋介石政府指挥国民党正规部队进行了历时3个月之久的英勇顽强的抵抗。日军在正面攻势屡屡受挫的情况下,改变了战术。11月5日,日军迂回到淞沪背后,在杭州湾金山卫成功登陆。此时,蒋介石出现了指挥上的错误,上海的抗日阵地全线崩溃,各部队慌乱撤退,毫无秩序可言。接着,苏州、无锡、镇江等地相继陷落,首都南京暴露在了日军的眼前。而此时的国民政府只是在想着“伺机反扑”,面对敌人的猛烈攻势仓皇逃窜,只留下了手无寸铁的市民和一些残兵残将。在国民政府撤走之后,接踵而至的便是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1937年11月20日,面对日本侵略者的不断临近,国民政府决定迁都重庆,接着蒋介石乘坐飞机离开南京。24日,唐生智被正式任命为南京卫戍司令长官,负责留守保卫南京。为了背水一战,他下令将下关到浦口的两艘渡轮撤往武汉,并授命驻浦口的第一军禁止任何部队从南京北渡。当时留守南京的有15个师,约15万人。但是这些部队多属于不同的派系,彼此之间相互争斗,不服从指挥,而且,他们多为淞沪战场上败退下来的士兵,战斗力普遍较弱。唐生智虽坐镇南京,却空有司令之名,无法调动部队,将士们空凭一腔热血,奋力杀敌,歼敌人数虽然不少,但在战略战术上却漏洞百出,给敌人发动猛烈的攻击提供了可乘之机。

    12月7日、8日两天,日军从南京外围发动进攻,并突破了第一线阵地。9日,日军派飞机撒下大量的劝降单,但唐生智对之未予理睬,南京军民也无所畏惧,顽强坚持作战,给日军造成了高达4万人的伤亡。日军劝降不成,于10日下达了向南京城发起总攻击的命令。11日晚,唐生智接到蒋介石电报,称如情势不能持久,可伺机撤退,以图休整而期反攻。12日中午,雨花台和紫金山阵地均被日军夺取,下午5点唐生智下令开始撤退,当夜,唐生智及其主要参谋到达下关,渡江北去,而孤城南京和几十万军民被扔在了残暴日军的枪口之下。12月13日,南京城陷。

    12月13日,当数十万南京市民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陌生的太阳旗垂挂在高大的建筑物上,手持刀枪的日本士兵叽哩咕噜地喊叫着。昔日还算晴朗的天空被重重的硝烟遮住了,地面上到处是流淌着的鲜血,大地也被染成了红色。这个曾经熟悉的城市,仿佛一夜之间变成了阴森可怕的地狱。

    在日军包围南京之前,曾用飞机散发传单,宣称:“对于无辜之民众,及

    无敌意之中国军队,决以宽大相处,而不相侵犯。”然而,事实却完全相反,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日军对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和放下武器的士兵实行了大规模的屠杀和人类历史上罕见的烧杀淫掠,犯下了罄竹难书的滔天罪行。

    13日上午,携带着各种屠杀武器的日军,在坦克的引导下蜂拥入城,一路上,和平的居民成了他们射击的目标,无辜的妇女成了他们的猎物。人们还没有弄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就已经被子弹击中,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起来。这群强盗肆意地抢劫着商店、民宅,然后付之一炬,任其化为乌有。

    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首先成为了日军屠杀的对象。他们无视“不准杀害俘虏和放下武器的士兵”的国际法,遇到败残兵卒便枪杀或刺杀。从前方溃散下来已放下武器的国民党散兵、伤兵被驱赶到城中堆挤着,迎接他们的是日军疯狂的机枪扫射。日军将战俘在城墙上排成一排,让士兵练习刺杀,日本兵们拿着上了刺刀的步枪,齐声大吼,向俘虏凶狠地刺去,接着便是一具接一具的尸体掉落到城外,喷射出的鲜血洒向半空,化成了血雨,处处散发着血腥的气味。

    大街上成群的老人、妇女和孩子,随着枪声纷纷倒下,马路上和街道里顿时被血肉模糊的尸体占满,有的巷口堆积的死难者尸体达一人多高。他们把中国难民捆绑起来,当成刺刀靶子活活刺死;他们残忍地将孕妇腹中的胎儿剖出,然后挑在刺刀上戏耍;他们把中国工人的心脏挖出来煮食……“难民区”的醒目标志——黑圈红十字符号,也没能阻止日本军队的屠杀。难民中的壮丁被驱赶到一块空地上,脱光衣服让日军检查肩、腿、腰等处,凡是被认为有中国士兵嫌疑的,立即被拖出去。第一批100人,第二批100多人,第三批500多人……这些被拖走的难民除了一个老人外,其余的都没能再回来。

    从光华门到中山中路,到处都是被日军烧得焦烂的尸体,马路中间横列着许多木柱子,下面压着尸体,有的四肢断折飞散,有的身首异处,鲜血在这里无尽地流淌着,仿佛是一幅地狱的画面。接着,日军的坦克从尸体上毫不留情地碾过,车底下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尸臭混合着硝烟四处弥漫。

    伴随着惨无人道的屠杀和奸淫,日军又开始了有计划的抢劫和破坏。他们首先把南京各商店、仓库里的存货装上卡车运走,然后将房屋付之一炬,连安全区内的外国使馆和外侨住宅也被破坏。在这场无尽的破坏中,南京的文化被摧残,夫子庙建筑群化为灰烬,牛首山幽栖寺被烧毁,南京博物馆的3000箱文物、中央图书馆的80万册公私藏书,以及小九华山三藏塔里的唐僧舍利,皆被日军劫运到日本。

    据1946年1月19日设定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认定:在日军占领南京后的6个星期内,除去被日军烧弃、投入长江或以其他方式处理的人们外,共有超过20万的平民和俘虏被残忍杀害。而据日本战犯供述:日军在进行凶残屠杀的同时,共处理了多达15万具的尸体。将两个数字相加就可以知道,当年在南京被日军杀害的人数超过了35万。

    “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帝国主义对外扩张侵略的结果。近百年来,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发动了时间持久的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和伤痛。虽然战后,经过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中国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的严正审判,南京大屠杀的元凶被判处了死刑,但是1982年,在日本又发生了文部省企图篡改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历史的“教科书事件”,日本的这一行为,彻底激怒了整座南京城。南京市委市政府应南京百万群众的要求,立即决定为当年遇难的同胞兴建纪念馆,为30万倒在血泊中的父老兄弟姐妹立碑,把这段鲜血凝固的历史铭刻在南京土地上!

    在抗战胜利四十周年的这一天,纪念馆在当年日军集体屠杀中国人的现场遗址之一的江东门落成揭幕,邓小平同志亲笔题写馆名,这里陈列了大量的资料、文献、图表、照片和实物,来揭示侵华日军的暴行。从此以后,每逢重大社会活动,人们都要来到这里,或回忆、或缅怀、或沉思。这里凝聚了上代人的鲜血和痛苦,也饱含了当代人的泪水与决心。我们在这里铭记历史,我们在这里成长壮大。

    1985年12月13日上午10点,一声凄厉的警报声响彻南京城上空。警报声时而高亢有力,时而低沉呜咽,在阵阵撕心裂肺的声响之中,人们驻足沉思,默默哀悼。它提醒着每一位南京人、每一位中国人,绝对不能够忘记我们国家和这座城市曾经遭受的屈辱。

    1937年,侵华日军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惨案,30多万无辜的平民和军人倒在了日本人的刀枪之下。虽然日本当时的当权者以及后来许多的当权者都竭力否认这一惨案,并想尽各种办法隐瞒事实真相,甚至在教科书中对这一历史进行篡改,但事实终究是无法掩盖的。许多当时的见证者都在不断地提供揭露真相的材料,其中更是包括部分当时的日本军人。在这些资料中较为有名的当属《拉贝日记》。

    《拉贝日记》的作者约翰`拉贝是一位德国人,1937年日军进攻南京的时候,他和十几位外国友人共同建立了南京安全区,为大约25万中国平民提供了避难所。在想尽各种办法保护人们的同时,他还在自己的日记中具体、细致、真实地记录了侵华日军所犯下的大约600多件暴行,皆为亲见亲闻,并精心保存了80多张当时偷偷拍摄的照片,《拉贝日记》也由此诞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是日本的盟国,而拉贝更是德国纳粹党南京小组的负责人,这一身份更使得他的记述具有特殊的意义。在那个惨痛的年月,拉贝以他的正义感和人道主义精神在中国参与了反对日本法西斯暴行的斗争,给中国人民提供了极其可贵的援助。

    图片 1

    图片 2

    79年前,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在南京城开始了40多天惨绝人寰的大屠杀,30多万同胞惨遭杀戮,曾经繁华的古城南京,变成了人间炼狱。

    南京保卫战与南京大屠杀在时间上前后承接,它的失败造成南京陷落,随后发生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国民政府对南京市民疏散不力,留下严重的平民安全隐患,对于南京的防守部署不力,造成军事撤退混乱,大批中国军人滞留城内。这些因素扩大了南京大屠杀中遇难者的规模。

    如今,79年过去了,这一段历史也因为过于沉重,很多人不忍提起而日渐模糊;国际上对南京大屠杀以至二战期间日本暴行的认知状况也不容乐观。但血与泪的国殇不容遗忘——

    其实,自1937年8月淞沪战争开始后,南京就成为日军空袭的重要目标,国民政府开展防空和抗战的宣传教育,各社会团体还开展了多种形式的抗日宣传和捐款活动。到12月13日南京沦陷前夕,城市基本还在有序运转。但实际上,国民政府应对战争的准备是有限的,特别是对南京城陷之后如何安置和保护市民并没有详细的计划。滞留在南京的市民也缺乏基本的自我保护和救助意识。造成这种状况与国民政府的宣传误导有很大关系。全面抗战爆发以后,蒋介石及国民政府表现出坚决抗战的高调姿态,并配合相关的举措和宣传,给民众留下了国民政府坚守南京的印象。例如,在上海失守的当日,《中央日报》发表社论《告京市民众》中称:对于南京地方,政府“已设立了南京卫戍司令长官,统帅文武机关及全市民众作守土自卫的打算。”此后,官方相继报道了蒋介石、唐生智等表示坚守南京抗战到底的言论。在坚守的表象之下,面对日军的步步紧逼,对于如何安置和保护在宁市民,国民政府却没有详细的计划。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否认罪责就意味着重犯”。铭记,不只是民族的悲怆,还有落后必亡的训诫;纪念,从不为宣扬复仇的怨念,只为许下复兴的心愿:吾辈当自强。

    在南京失陷前后,国民政府各机关大多忙于政府机关的迁移工作,对于南京城陷后的善后工作以及民众的安全问题并不关注。蒋介石固守南京的高调表态更使得南京市民不可能对战争状态有正确的估计,他们也不可能有相应的战败后物质与心理准备。南京失陷前后,大批难民拥入城中的国际安全区,而在此前国民政府对于国际安全区的支持不够,且安全区未得到日本的承认。因此,它们对于难民的安全保障和生活救助非常有限。

    背景

    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数十万军民被日军屠杀,其中中国军人大概在7-9万人。而如此大规模的军队被俘虏、被屠杀,与南京保卫战的战略决策和指挥失误密切相关。一方面,国民政府集合重兵固守南京的决策失误是造成大批中国军人滞留南京的根本原因。南京居长江之南,日军对南京取分兵合围之势,国民政府在没有足够力量保证南京守军可以安全有序撤离的情况下,集合十余万的军队固守南京,这显然是军事策略上的重大失误。蒋介石明知南京不可守,却高调表态要死守南京,实际上是对参战部队做“遗弃性处置”。另一方面,作为南京卫戍司令的唐生智,对万一城陷之后如何有序地组织撤退等善后事宜,也考虑不周。他为了迎合蒋介石而提出了“誓与城市共存亡”的口号,在挹江门阻止军队退往长江边,并收缴渡江船只。按照唐生智的说法,此为:置之死地而后生。其结果:“死地”形成了,而“后生”则为泡影。加上军事决策与指挥体制的缺陷,于是导致了南京沦陷后,中国守军不能形成有效抵抗和有序撤退,直接造成了滞留城内的官兵陷入组织崩溃的境地,被俘官兵数以万计,并成为日军残忍屠杀的对象。

    图片 3

    关于南京保卫战

    淞沪会战失利:

    南京保卫战与南京大屠杀在时间上前后承接,它的失败造成南京陷落,随后发生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国民政府对南京市民疏散不力,留下严重的平民安全隐患,对于南京的防守部署不力,造成军事撤退混乱,大批中国军人滞留城内。这些因素扩大了南京大屠杀中遇难者的规模。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展开对中国的全面大规模侵略。同年年8月13日~11月12日日本侵略军在上海及周边地区展开淞沪会战;11月5日,日军在杭州湾登陆,中国军队陷入严峻形势;11月8日蒋介石下令全线撤退,四天后上海失守,淞沪会战结束。上海被日本占领后,日军趁势分三路急向南京进犯。

    其实,自1937年8月淞沪战争开始后,南京就成为日军空袭的重要目标,国民政府开展防空和抗战的宣传教育,各社会团体还开展了多种形式的抗日宣传和捐款活动。到12月13日南京沦陷前夕,城市基本还在有序运转。但实际上,国民政府应对战争的准备是有限的,特别是对南京城陷之后如何安置和保护市民并没有详细的计划。滞留在南京的市民也缺乏基本的自我保护和救助意识。造成这种状况与国民政府的宣传误导有很大关系。全面抗战爆发以后,蒋介石及国民政府表现出坚决抗战的高调姿态,并配合相关的举措和宣传,给民众留下了国民政府坚守南京的印象。例如,在上海失守的当日,《中央日报》发表社论《告京市民众》中称:对于南京地方,政府“已设立了南京卫戍司令长官,统帅文武机关及全市民众作守土自卫的打算。”此后,官方相继报道了蒋介石、唐生智等表示坚守南京抗战到底的言论。在坚守的表象之下,面对日军的步步紧逼,对于如何安置和保护在宁市民,国民政府却没有详细的计划。

    南京保卫战:

    在南京失陷前后,国民政府各机关大多忙于政府机关的迁移工作,对于南京城陷后的善后工作以及民众的安全问题并不关注。蒋介石固守南京的高调表态更使得南京市民不可能对战争状态有正确的估计,他们也不可能有相应的战败后物质与心理准备。南京失陷前后,大批难民拥入城中的国际安全区,而在此前国民政府对于国际安全区的支持不够,且安全区未得到日本的承认。因此,它们对于难民的安全保障和生活救助非常有限。

    出于内政和外交上的考虑,蒋介石决定“短期固守”南京1至2个月,于11月26日任命唐生智为南京卫戍军司令长官,负责南京保卫战。唐生智采取了背水死战的态度,封锁了撤退路线,也给后来的悲剧性撤退埋下了隐患。

    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数十万军民被日军屠杀,其中中国军人大概在7-9万人。而如此大规模的军队被俘虏、被屠杀,与南京保卫战的战略决策和指挥失误密切相关。一方面,国民政府集合重兵固守南京的决策失误是造成大批中国军人滞留南京的根本原因。南京居长江之南,日军对南京取分兵合围之势,国民政府在没有足够力量保证南京守军可以安全有序撤离的情况下,集合十余万的军队固守南京,这显然是军事策略上的重大失误。蒋介石明知南京不可守,却高调表态要死守南京,实际上是对参战部队做“遗弃性处置”。另一方面,作为南京卫戍司令的唐生智,对万一城陷之后如何有序地组织撤退等善后事宜,也考虑不周。他为了迎合蒋介石而提出了“誓与城市共存亡”的口号,在挹江门阻止军队退往长江边,并收缴渡江船只。按照唐生智的说法,此为:置之死地而后生。其结果:“死地”形成了,而“后生”则为泡影。加上军事决策与指挥体制的缺陷,于是导致了南京沦陷后,中国守军不能形成有效抵抗和有序撤退,直接造成了滞留城内的官兵陷入组织崩溃的境地,被俘官兵数以万计,并成为日军残忍屠杀的对象。

    1937年11月20日,中国国民党政府发表《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众多军民逃离南京。12月1日,南京保卫战开始;12月10日日军发起总攻,12月12日唐生智下达突围、撤退命令,中国军队的抵抗就此瓦解。

    图片 4

    日军进攻南京:

    由于日军原本没有深入内陆作战的后勤准备,部队立即面临着粮食供给中断的严重问题,日本军司令部于是下达了实际是要部队抢劫的“就地征收”命令。日军在抢劫中通常伴随着奸淫妇女的暴行,为了掩盖自己抢劫和强奸的罪恶,日军除了杀死受害人,还经常放火烧毁整个村庄。

    南京沦陷:

    1937年12月8日,日军全面占领了南京外围一线防御阵地,开始向外廓阵地进攻。13日晨,日军攻入南京城,开始了长达四十多天的南京大屠杀。

    暴行

    图片 5

    轰炸:

    日军早在攻入南京之前就开始对南京周边地区的狂轰滥炸。

    1937年11月,日本陆军航空本部通过了《航空部队使用法》,其中第103条规定:“站略攻击的实施,属于破坏要地内包括政治、经济、产业等中枢机关,并且重要的是直接空袭市民,给国民造成极大恐怖,挫败其意志。”这是人类战争史上第一次明文规定可以在战争中直接以平民和居民街道为目标实施空袭,突破了战争伦理的底线。

    1937年9月19日,日军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下令对南京等实行“无差别级”轰炸。一部分历史学家认为,这是更广义的南京大屠杀的起始日期。

    图片 6

    屠杀:

    进城兵力约50000人,执行军纪维持的宪兵却仅有17人的日军,除了个别地或小规模地对南京居民随时随地任意杀戮之外,还对中国人,特别是解除了武装的军警人员进行若干次大规模的“集体屠杀”。大规模屠杀方法有机枪射杀、焚化、集体活埋等,手段极其残忍。

    图片 7

    杀人竞赛:

    1937年12月13日,《东京日日新闻》(即现在《每日新闻》)报道两名日本军官的“杀人竞赛”:他们商定谁先杀满100人为胜者。又因确定不了是谁先达到杀100人之数,决定这次比赛不分胜负,重新比赛谁杀满150名中国人。这些暴行都一直在报纸上图文并茂连载,还被称为“皇军的英雄”。

    图片 8

    强奸:

    日军侵占南京期间强奸了成千上万的妇女,他们不分昼夜并在受害妇女的家人面前施行强暴,有很多妇女受不住日军的折磨而死。除此之外,日军还强迫乱伦行为。估计当时发生的强暴案可能超过20000宗。

    图片 9

    文化掠夺:

    据查,日本侵略者占领南京以后,派出特工人员330人、士兵367人、苦工830人,从1938年3月起,花费一个月的时间,每天搬走图书文献十几卡车,共抢去图书文献88万册,超过当时日本最大的图书馆东京上野帝国图书馆85万册的藏书量。

    遇难人数

    图片 10

    1946年1月19日设定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认定:在日军占领南京后的最初六个星期内,南京及附近被屠杀的平民和俘虏,总数达20万以上。这个数字还没有将日军所烧弃的尸体、或投入长江、或以其它方式处理的人们计算在内。

    而日本战犯太田寿男的供词中清楚记述:日军在进行凶残的大屠杀的同时,为了掩盖其罪行,采用纵火焚尸、抛尸长江等办法,迫不及待地对横陈城郊的遇难者尸体毁尸灭迹,被处理的尸体总数达15万多具,将这两个数字相加,所得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人数不低于35万。

    而根据埋尸记录:慈善团体埋尸18.5万,日军埋尸、毁尸15万,伪政府和个人埋尸4万。将这三方面的数字相加,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人数不低于37万。

    罪行审判

    图片 11

    1947年12月18日,日本战犯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军吉(由左向右)在南京接受公审

    1945年12月6日,为了处理二战期间日本战犯,国民政府专门成立了战争罪犯处理委员会,最后确定了南京大屠杀战犯59名,其中师团长以上战犯12名,基层部队指挥官47名。

    1946年1月19日,美国将军麦克阿瑟宣布成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南京大屠杀案。多位证人和多种证据证明,大量平民和非战斗人员被日军以各种借口或者没有明显理由所屠杀。

    图片 12

    但遗憾的是,南京大屠杀主要责任人朝香宫鸠彦王发布了“杀掉全部俘获人员”的命令,但因其是皇族,逃脱了审判,活到94岁。其属下的吉住良辅中将、鹰森孝大佐、饭沼守少将等人也都没有受到任何惩罚,活到了80岁才病死。杀我军民最多的日军第十六师团长——中岛今朝吾在日本战败后病死,也逃脱了南京军事法庭的审判。

    而真正因南京大屠杀而被判死刑的只有松井石根、谷寿夫以及实行“百人斩”的向井敏明、野田毅和田中军吉五人。

    铁证如山

    图片 13

    幸存者:夏淑琴

    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残暴罪行,但仍有少数人试图抹杀、掩盖、歪曲这段历史,对国际正义和人类良知进行公然挑战。也让我们感谢那些为保存这段历史而奔走呼号的人们,是他们让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行铁证如山。

    1937年12月18日,《纽约时报》记者蒂·德丁发自南京的首篇报道。

    美国牧师约翰·马吉1937年拍摄记录了迄今唯一的南京大屠杀影像。如今,在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里,这段珍贵的影像资料每天循环播放。

    图片 14

    约翰·马吉先生拍摄日军暴行使用的16毫米摄影机及拍摄的日军暴行电影拷贝

    1937年12月28日,上海英文报纸报导侵华日军在南京集体大屠杀中说:“城内无辜居民的尸体铺满了街道。靠江边的城门口,尸体堆成山,高及一米。汽车和载重汽车来来往往在尸体上面走过”。

    1937年任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的约翰·拉贝救助中国难民时,详细记录了日军的杀人暴行:“12月14日,日军士兵的抢劫、强奸和屠杀等恐怖活动铺天盖地地压了过来”。

    图片 15

    1943年10月1日出版的《画刊周报》记载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

    英国《曼彻斯特导报》驻华记者田伯烈1938年初撰写了《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一书,第一次向世人完整公布了日军南京大屠杀的真相,痛斥日军制造了“现代史上破天荒的残暴记录”。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总干事费区目睹日军在南京地区的暴行,将马吉牧师拍摄的记录日军暴行的胶片偷运到上海柯达公司,制作并带到美国各地放映,并在美国《读者文摘》上揭露日军违反国际战争法的暴行。

    ……

    以及那场惨绝人寰的屠杀中活下来的人,每一位都背负着血与泪的记忆,击碎任何企图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谬论;

    研究南京大屠杀史的学者们,出书论著还历史以真相;还有为了正义而呼喊的国际友人与日本爱好和平人士。

    国家公祭日

    图片 16

    为纪念南京大屠杀,2014年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决定:将12月13日确定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以此缅怀先烈,警醒后辈,勿忘国耻,自强不息……

    第三个国家公祭日来临之际,一些来自国外的消息引人注目:加拿大安大略省议会二读通过议案,意在将每年的12月13日定为安大略省“南京大屠杀纪念日”;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物理学家郑洪以大屠杀幸存者的真实经历为题材,历经10年创作的《南京不哭》问世;南京大屠杀史实展第一次走进法国,名为《共同见证:1937南京大屠杀》的展览,突出了欧美人士对大屠杀的见证……作为惨绝人寰的战争悲剧,南京大屠杀的记忆正在更深切地进入西方人的精神世界。

    我们珍爱和平,但我们决不能遗忘历史。

    来源:古典书城。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什么我们不能忘记南京大屠杀,不灭的历史

    关键词: